沈槐序

主写周江吖!是周吹江吹!吃all江!
江江超级可爱的 !心动江江!!!
然后日常爬坑去凹凸玩!吃雷安!!!
最近沉迷free!磕真遥!我永远爱遥酱!!!
是个辣鸡文手,多指教吖

你们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喻黄生贺48h联文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
#巨ooc!请注意避雷!
#对不起我拖各位老师的大腿了!

“知了——知了——”

同学们表示听这个声音很悦耳,他们宁愿听蝉鸣也不愿再听他们体育老师说话了啊!求求您了黄老师不要再摧残我们的耳朵好吗?初二五班的同学们泪流满面地想。

“我就说你们是缺乏锻炼吗区区八百米女生你们竟然四分钟都跑不回来?对说的就是你邱同学你不要再扇扇子了每个人都很热你拿着把扇子是什么意思还在体育课上你要扇可以回课室再扇出出汗不好吗?这是体育课体育课不是让你来凉快的现在是出汗时间!”

被黄老师点名的邱同学翻了个白眼。

“你说你们还要不要体育考试了啊跳绳都没跳够130个的某些人你别考试了吧才跳这么少你们班不是艺术生吗那些舞蹈生啊什么的跳绳应该很厉害啊平时看你们弹跳力那么强怎么一到考试就凉了?”

班里那三个舞蹈生吐吐舌头。

“还有你们班的音乐生啊听你们唱歌就知道你们肺活量很大怎么跑个八百米一千米就不行了你们的肺活量是摆设吗啊摆设吗?”

不是,这沾边吗?

“还有还有啊......”

“叮铃铃——”啊这是我听过最美妙的音乐了呜呜!大概这是全班同学的心声了。

“不说了不说了下课!!!”

同学们一哄而散,拿起书包就跑。

一人走到被同学说烦的黄老师身边,笑着问:“少天今天想吃什么?”

“诶文州我跟你说今天那帮小兔崽子太闹腾了考试连及格线都不到。”黄少天看见喻文州来了就诉苦。“对了文州我们今天去吃肠粉呗好久没吃了还有....”

“好,少天想吃就去吃。”喻文州笑道。

“不过少天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奖励呢?少天吃了自己想吃的那么我呢?”黄少天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问:“白切鸡怎么样?”

“......”
  
看见自己男朋友沉默了黄少天抓抓头发,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多少人注意这里的时候飞快地给了喻文州一个吻,然后假装成没事人走在前面,背对着喻文州说:“可以了吧我们可以去吃了没我都快饿死了给那帮兔崽子上课...”看见黄少天红透的耳根,喻文州愉悦的笑了笑,走上前将这人的手牵住。

“不是等等文州你干嘛啊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影响也不好吧这样不行你赶紧松开啊赶紧的松开...”黄少天慌张的看了看四周试图将手挣脱开。

喻文州没松手。

“少天,他们都说,他们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喻文州笑着看着黄少天。

“不如,少天你也来教教我?看看体育老师是怎么授课的?怎么样?”
  
“哈哈文州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只是个体育老师怎么可能会教学生们数学呢可能他们只是在玩梗呢哈哈哈....”黄少天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试图挣脱开喻文州的手。
  
怎料喻文州抓的更紧了。
  
“不如晚上少天教教我吧?”喻文州凑到黄少天耳边道。

第二天,有某位姓卢的同学透露,知名话痨黄少天老师与知名苏破天际的喻文州老师在校道上激情拉手,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听今晚八点档小卢有话说。

【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沙雕文】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