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槐序

主写周江吖!是周吹江吹!吃all江!
江江超级可爱的 !心动江江!!!
然后日常爬坑去凹凸玩!吃雷安!!!
最近沉迷free!磕真遥!我永远爱遥酱!!!
是个辣鸡文手,多指教吖

九十九页的画本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挺ooc的,注意避雷!
#我也想吃江江做的甜品
@鹤见锦 是鹤见的点文

周泽楷是个画画的。
就是那种谈不上画家,靠画漫画赚钱那种。

最近他喜欢沉迷在一家甜品店,
画他的各种姿态。

这家甜品店一直都没有多少人,周泽楷心想。是一家比较小的甜品店,装修的很漂亮,满满的文艺气息让周泽楷感到非常舒服。
他刚刚进店老板就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了。

“小周今天也来了啊,老样子吗?”
周泽楷点点头,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拿起画本就开始打稿,大概是太熟悉了,背景稿“刷刷刷”地就这样出来了。

“小周,你的提拉米苏和卡布奇诺,请慢用。”温润的嗓音弥漫开来,钻进周泽楷的耳朵里。卡布奇诺和提拉米苏已经放在眼前,周泽楷抬头对他笑了笑,将画本收起来便开始享用甜点。

其实周泽楷不太懂甜点。
但是因为是他推荐的所以想试试。
谁知道一尝起来就爱上了。
“提拉米苏和卡布奇诺两个都是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时而吃起来香甜可口,喝起来温柔甜蜜时而吃起来苦楚依依,喝起来难以下咽,但这样的搭配可以肯定的是绝对香腻。”

周泽楷悄悄望向在做甜品的老板,他从未见过有人会这么大大方方的展示怎么做甜品,还将需要的材料写在了一张板子上摆出来。周泽楷问过老板,老板眼睛亮亮的跟他说“因为想更多人学会做甜品呀。”
看出来了,周泽楷心想。

周泽楷很喜欢坐在这,画一个下午的画。
老板问过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在这画画?
安静呀。周泽楷是这样说的。
而且你在。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画江波涛的,准确来说应该叫江老板。
偶然有一次他在这画窗外的风景画,怎么画都不满意,干脆直接撕了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一转头就看见江老板咱那偷懒打瞌睡。一心动,就这么画了下来,清醒时,稿子已经画的差不多了。
从此就这样沉沦了。

今天画画吃甜甜圈吃的嘴巴鼓鼓的江,明天画画认真做甜品眼睛亮亮的江,后天画画用手撑着脸蛋睡的迷迷糊糊的江......

今天画什么样的江呢?周泽楷咬着叉子想。当然,江这个称呼只能在心里叫叫,周泽楷觉得自己和江波涛还没有亲密到这样叫名字的程度。显然周泽楷已经忘记江波涛是叫他小周的了。也显然忘记了他们是交换过微信的了。

他看了看一脸柔和的在给几个女高中生介绍甜品时,那几个女高中生听的恨不得把所有甜品都买下来的感觉。周泽楷低声笑了笑,今天就画画一脸柔和的江吧。

画的太认真了,导致周泽楷完全没有注意到江波涛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落下最后一笔,周泽楷准备用手捏捏脖子的时候,一双有些冰凉的手覆上了他的脖子捏了捏。周泽楷猛的一抬头,江波涛带笑的脸庞就这么出现在他的视角里。

江波涛开了口。

就简简单单四个字。

他说:“在一起吧。”

周泽楷翻开画本的最后一页纸,画上了他们两个牵着手的样子。

画本用完了。

刚好是九十九页。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