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槐序

主写周江吖!是周吹江吹!吃all江!
江江超级可爱的 !心动江江!!!
然后日常爬坑去凹凸玩!吃雷安!!!
最近沉迷free!磕真遥!我永远爱遥酱!!!
是个辣鸡文手,多指教吖

那个少年名苏沐秋

二零一五,起灵归,沐秋逝,南康殇。
二零一五,那个少年不见了。
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并肩同行;
曾经的志得意满,曾经的相拥而眠;
都随着那一声钢铁和血肉的碰撞,弥散殆尽。
有人等完了十年,有人还要等不知道几个十年。
“一秋肆然飒沓,一缕难挽莹沙。”
生活不过是一场停不了的戏,戏里再没了一个留不住的你,就余下他一人。唱着醒不来的梦忆一个人,撑起一个家,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他护着怀里的妹妹,一个人去扛。
终于有人能一起陪他,终于有人能一起扛。
终于梦想触手可及。可惜这咫尺,终归成了天涯。
他说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还是很长的。他说没关系,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可他合眼一笑苍凉,血覆秋霜。他终究,没能从头再来。
苏沐秋,秋木苏的苏,沐雨橙风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愿从头来过,再创辉煌;愿风雨兼程,到达彼方;愿心怀梦想,毕露锋芒;愿永不言弃,锐不可当;愿少年神枪,身披荣耀;愿战矛与枪成为不灭的荣光;愿此生灿烂锋芒,被荣耀之光照亮;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苏沐秋,天暗下来,你就是光。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很好,后来......他死了。”
“是车祸。”
“他啊,大概是除了活着其他地方都无所不能的家伙。”
墓碑上大大的红字——苏沐秋,刺痛了眼,也刺痛了心。耳旁是柔柔的声音,说着这一年的趣事。那个笑得很温柔的少年,还没来得及踏上理想的征程时就已经失去了一切。这个十八岁的少年停留在了他最美好的时光。
秋至叶始落,叶落方知秋。秋为叶生,叶因秋落。
十五岁的夏天,两人相遇在街头,一个带着另一个回家;
十六岁的夏天,两人相伴于小家,一个跟着另一个打工;
十七岁的夏天,两人相拥着电脑,一个拉着另一个荣耀;
十八岁的夏天,两人因车祸相隔,一个消失在另一个面前。
世间最美妙的事不过是一生相伴,世间最痛苦的事不过是生死相隔。这个夏天,对叶修来说既痛苦又美妙。痛苦与苏沐秋阴阳相隔,美妙于他活在了自己的荣耀里。
苏沐春夏冬,再无苏沐秋。
那个少年,你好吗?

评论(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