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江600的槐序

主写周江吖!是周吹江吹!吃all江!
江江超级可爱的 !心动江江!!!
然后日常爬坑去凹凸玩!吃雷安!!!
最近沉迷free!磕真遥!我永远爱遥酱!!!
是个辣鸡文手,多指教吖

我杀你听见没?

杀你不杀你妈听见没!!!

我暴脾气都上来了!

当我家鹤见好欺负??

我女人是你这种傻逼能欺负的???

还人身攻击???

没理说不过就说人家三次的事哈哈哈真牛逼。

我沈槐序今天话就撂这了。

不公开道歉,后果自负。

别给你家老师洗白。

她好不好关我屁事。

怼江600的阿澈.:

@MEwiko
我操你妈的。


姑娘你说话嘴巴放干净点。


人身攻击好意思???


你这他妈我暴脾气都上来了。


你闹你的江桥老师扯见见是脑子有坑吗?


人家的伤心事你是闲得蛋疼要提啊???


我祝你去死你开不开心???


我祝你小时候被父母打死棒不棒?


请您尊重别人ok?


我洛祁澈今天话撂这了。


你不公开给见见道歉我就不删这条!


你以为我们见见没有亲友好欺负???

请问这种人。

是直接杀还是走程序?

江客。:

奶茶落:

江桥老师
膜拜膜拜
这热度那可真是不能比
是这位大佬兢兢业业刷出来的呢
太牛逼了!
大家学习起来!
人手一份!
明日热度破万不是梦!
(等会就删)

九里春风渡:

一条来自 @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 老师的刷热度教程 再也不用花69块钱去买热度卡了🤘🤘🤘
允许转载,动手转发造福首页
非常有用 自己手工分析整理 码住 空降tag热门全靠它!!
(挂人也要文艺的挂 谁骂孙翔我毒唯杀他妈❤️❤️❤️)

【宣传】催稿大队大逃猜

我又双叒叕来拖脑丝们后腿啦!

催稿大队大逃猜:

#占tag歉#


开学季,各位做好开学的准备了吗。没做好也没关系。


还在担心没粮吃?人家大逃猜在假期,我们在这个开学季!


对的,我们催稿大队来一波日常搞事了√。


不定期掉落更新。有cp有黑遍。


此次参与活动的九位太太和自我介绍如下。【顺序不分前后。】


沈槐序@沈槐序
大家好,这儿江柠/沈槐序,沙雕文写手!至于写什么已经佛系随缘了现在,要写的话都是后妈系列的文了,【写刀使我快乐】,没有文风这种玩意就这样,over。


安柠@安柠
这里安柠,取意安宁。
为人随和,文风也飘渺不定
可咸可甜,据心情不定
文中不会有太多高潮,,结尾大多安宁


夏初倾@雏夏倾心
这里夏初倾!佛系写手一枚,爱谁写谁,随缘更新,随缘填土,看心情写刀与糖,最近文风越来越沙雕,热衷于黑他药。


怜潼@请叫我咕咕怜
这里一个沙雕文手,更新随缘,是一个段子选手。没有文风,糖刀双修,热衷伞修玻璃渣。


祁寒@没了五十多篇稿子的祁寒
这儿祈寒,是个咸鱼写手,患有经常性犯懒拖更症,并且喜欢写刀子,基本每篇发出来的甜文都是刀改的,希望你们会因为看我写的甜文而感到舒服,以上


萧儿@咕咕咕
大家好,这儿沙雕文风写手,偶尔产出几篇不怎么正经的粮食向,脾气还不错,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立志产出黑遍写手圈系列,黑遍了写手全之后有可能的话应该会再去写黑遍画手圈hhhh。


寂忆@锦璃一夏
大家好啊,这里是锦璃一夏,一个沙雕写手,文风清奇,喜欢开坑,更喜欢拖更,喜欢糖,不擅长刀子,经常性不正经,不嫌弃的可以看看,谢谢^ω^。


夜离@夜离
我,沙雕文写手,可逗比可甜文,写文可长可短,佛系更文,当然你催了我也不一定看到,因为我根本没几个人催


洛祁澈@洛祁澈.
这里洛祁澈。俗称阿澈。主写黑遍。日常沙雕的文风。偶尔正经。但也不会正经到哪去。热爱拖稿。所以如果很早更新的就不用狙我了!最后,阿澈是一个没有文风的沙雕选手。同时也是这次的策划。


最后,催稿大队,C位出道!也祝各位看的开心!


所以,真的不考虑花一秒时间关注一下我们吗?


【小团体,不招人。例文随后就到,只需稍稍等待。】

小周“下蛋”了

#对不起这个真的好好笑
#起因是因为群里的孙哲平跟我说他的企鹅“下单”被他打成了下蛋
#ooc预警
#玩梗预警



起因是江波涛要陪周泽楷去G市出差,然后他在群里打下了这样一句话。
“我的企鹅下蛋了,过两天会送到战队那,你们谁帮我拿一下。”
当这句话出现在轮回企鹅养殖群的时候,整个群都沉默了。
看着发出这句话的人明晃晃地顶着“无浪”这两个大字,轮回战队的人打了个冷颤。

(核桃代言人)二翔翔翔

企鹅下蛋了???

(直男)杜小孔明灯

企鹅会下蛋吗?为什么副队你要把它寄到战队来,给我们养吗?

(一巴掌呼死你)远方的朋友

会啊,但是企鹅蛋特别少。

(核桃代言人)二翔翔翔

什么什么!养企鹅!我也要我也要!

(心好累)小启子

翔翔你们智商在线一下,世界级保护动物为什么我们能养啊?

(直男)杜小孔明灯

难不成......

(一巴掌呼死你)远方的朋友

莫非......

(核桃代言人)二翔翔翔

企鹅是周泽楷!

(毒奶)方老妈子

为什么企鹅是小周???

(核桃代言人)二翔翔翔

因为世界级保护动物江波涛不可能弄给我们养,而且周泽楷这几天又去出差了,江波涛跟着去肯定看见了周泽楷变成企鹅的样子,但是总不能带着企鹅大摇大摆地回来,所以要用邮寄的方式邮回来,四舍五入不就是周泽楷变成企鹅了吗!

(直男)杜小孔明灯

有道理!翔哥英明!

(核桃代言人)二翔翔翔

那可不!你翔哥是什么人!

方明华拿着手机看着这群傻子在群里聊得兴高采烈,已经不想吐槽什么了,就不能是小江打错字了吗?

(心好累)小启子

等等,在这种地方,变成企鹅的队长真的不会热死的吗?

(直男)杜小孔明灯

那是不是要给队长准备一桶冰水!

(核桃代言人)二翔翔翔

笨蛋!一桶哪里够啊!至少得几桶吧!

(毒奶)方明华

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正常人了我好孤独jpg.

后来轮回众人收到快递后:

“你们说队长真的不会闷死吗?”吴启皱着眉头说。

“那赶紧拆开快递啊!”说着,孙翔一剪刀下去。

“喂翔翔你下手轻点伤到队长怎么办!”杜明连忙阻止孙翔准备下去第二剪子的手。

然后众人拆开箱子后看着快递里的企鹅抱枕一脸冷漠jpg.

杜明满脸冷漠地打开群,手指一扬,一条消息发了出去。

(直男)杜小孔明灯

@无浪@无浪@无浪
副队你个骗子!!!欺骗我们的感情!!!

(核桃代言人)二翔翔翔

就是!!!说好的企鹅呢!!!

(毒奶)方老妈子

等等,谁跟你们说好的

(蒸发了)无浪

刚刚才翻完记录,是什么让你们觉得小周变成了企鹅,我是打错字了好吗,下单打成下蛋了

(帅你一脸)周沉默寡言少语

脑洞太大。

最后由挑起这个话题的人的老公来结束了这场闹剧。

光?江波涛便是。

#一发完的爽文
#ooc预警
#痴汉周泽楷【?】
#回归小甜饼!虽然写刀子很快乐

江波涛可以说是周泽楷的光。



他说要有光,于是江波涛便来了。



周泽楷毫无防备,
江波涛就这么住进了他的心房。



周泽楷喜欢看江波涛复盘时候的模样,那双眼睛每当发现什么都要亮一下,嘴角也会不自主的上扬。复盘完毕后,本子上会写满几页纸,喜欢在周泽楷面前扬一扬,脸上几个“求表扬”的大字根本遮不住。



被夸了之后还会摆摆手,嘴里嚷着“低调低调。”但高兴的神情完全遮挡不住呢,周泽楷每次都会这么想。



周泽楷喜欢看江波涛吃东西的模样,特别是吃零嘴的时候,腮帮子鼓囊囊的,明明嘴里还没有吃完,手上却不肯停,还是会拿一大堆,生怕他们抢来吃似的。当然,杜明他们还真的会抢来吃。



每次江被别人抢走了零嘴【特别是甜甜圈】的时候,都恨不得要掐死这群吃人嘴软的东西,平时训练都没这么积极,一到抢吃的就两眼放光。



周泽楷很喜欢江波涛在水里戏水的模样,明明不会游泳,但每当大家组织去游泳的时候江波涛永远是最积极那个。抱着一个大大的甜甜圈模样的泳圈,惬意的躺在上面。



然后就被杜明他们联手将泳圈翻了,江波涛就这么沉水里了。结局是他们几个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将江波涛捞上来还顺便揩了揩油的某位周先生这么说道。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打瞌睡的模样,手掌将脸上的肉撑得有些变形,头一磕一磕的,仿佛头马上就要撞在桌子上了。等头快磕到桌子上时江波涛又能马上清醒过来,努力地睁大眼睛,拍拍自己的脸颊不能睡。



每当这个时候周泽楷都特别想把他塞回床上抱着睡个回笼觉。当然,这样并不允许。要是塞回床上后周泽楷可能会把持不住了咳咳。



“江?”周泽楷突然开口。



“嗯?小周怎么啦?”江波涛扭头看着他。然后就被周泽楷抱住蹭蹭。
“诶?小周?”江波涛有些无措。



“没什么。”周泽楷埋在江波涛肩上闷闷的开口。



就是觉得,能喊着你的名字真好。

浪沉

#一发完
#ooc预警
#刀子预警

周泽楷一直觉得江波涛特别好。

方明华曾经评价过他们俩
“朋友之上,恋人之下。”

孙翔也问过他们为什么没在一起?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来着?

不能。

孙翔当时还“切”了一声,“刺”地打开一罐汽水,嚷嚷着周泽楷干嘛顾虑这么多,看他和唐昊那傻逼过的多好。
周泽楷没有听孙翔在说什么,他看着汽水里的泡泡,觉得自己真的挺傻的,看着汽水泡泡都能联想到他和江。

周泽楷和江波涛是6岁时认识的,勉强算个青梅竹马吧。周泽楷的父母很少陪伴周泽楷,一般都是放任他在外面玩,但是因为不爱说话,导致周围没多少小朋友跟他玩。

江波涛每次看见这个好看的小朋友,他都是一个人蹲在那玩沙堆,周围的小朋友吵吵嚷嚷的,唯独周泽楷这么安静,仿佛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江波涛向周泽楷伸出手时,周泽楷看着面前这只小小的手发愣。
他听见江波涛说:“我们一起玩吧!”

周泽楷就好像化身孤岛的鲸,
而江波涛就是那句“那一天,你来了。”

其实他跟江波涛告白过,江波涛还没给他答复,他说他需要想想。

周泽楷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
当时的自己就不应该给江思考的机会。
他又“刺”地打开一罐啤酒,“咕咚咕咚”几下下肚,然后随地一扔,啤酒罐砸到地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周泽楷觉得自己酒量挺不错的,以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去应酬不会被灌醉什么的。但他现在喝了一罐又一罐啤酒,除了有些尿急外,一丝晕乎乎地感觉都没有。

为什么,自己的酒量这么好呢?周泽楷有些懊恼。

周泽楷打量着乱成一团糟的家,也不嫌地上脏就这么躺下了。他想着的是江波涛很爱干净,如果看见自己家里这么脏,一定会忍不住回来骂他一顿的吧。

第二天周泽楷醒来时,只有妈妈边帮他收拾边数落他,根本没有江波涛。
周泽楷连忙推着周妈妈坐下,自己将房子收拾干净。他边收拾边失落的想:
江波涛,你是连回来看我都不愿了吗?

周泽楷喜欢看海,他觉得海能让他平静下来。海风轻轻地抚过他的脸颊,海浪轻轻拍打着他的脚。

江从小就特别喜欢玩水,恨不得和水融为一体。他现在应该很快乐吧,至少他和水终于融为一体了。

海上风平浪静,海底睡着他的爱人,泪珠沉没万丈深渊,海在片刻浪的喧嚣后归于平静。据传说,每个在海里溺亡的人,死后都会化为一条人鱼,在海里无忧无虑地畅游,不会去天堂,也不会去地狱。就这样,在海里,无忧无虑地。

周泽楷12岁那年,海浪一拍一打,卷走了他父亲乘坐的船。

周泽楷25岁这年,海浪一拍一打,卷走了他的心。

周泽楷觉得江波涛如果化为一条人鱼,
那么他鳞片的颜色一定是像海一样的深沉。

海浪一拍一打,周泽楷仿佛见到了那个人。

呜呜呜我夸爆这个女人!!! @‎|•'-'•)و✧
我永远爱我阿爸!!!
这个周江巨可爱呜呜呜
是阿爸要送给我的稿子!!!还没画完!
我夸爆她啊啊啊
她人真的特别可爱画画也好看!!!

骗子

#一发完
#ooc预警
#英文什么的都是为了提升格调!
#反正就是前世今生啥啥啥的
#我需要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来砸死我

0.
I will always stay by your side, my Lord.

1.
这是江波涛对周泽楷的承诺。

年轻的骑士长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口前,眼睛亮亮的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便垂下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眼神暗淡无光,众人只当他是因为老国王的死去而悲伤。

周泽楷今年才17岁,连成年都没有到就被迫接受王位,老国王前阵子刚逝去,周泽楷听见这个消息时没有大哭大闹,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着,连一滴泪水都没有落下来。

一开始大臣们说他冷漠无情,接着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之后说年轻的殿下听见自己的父王死了都这么冷漠,人是不是他杀的啊?

之后将犯人公开处刑之后这个谣言才逐渐消失了。

老国王的葬礼办完之后,骑士团就会跟随新的国王,由骑士长对国王发誓,仪式走完之后整个骑士团就要为新的国王效力了。

现任骑士长姓江名波涛,周泽楷第一次看见这个名字时觉得挺好笑的。周泽楷心想拥有这样一个名字的人会是怎么样的呢?跟以前那帮人一样吗?周泽楷发出一声嗤笑,将江波涛的资料揉成一个纸团,丢进了脚边的垃圾桶。

周泽楷不喜欢谄媚的人,这种人他从小到大见过太多了。比如上一任骑士长,竟试图刺杀父王,当然,结局糟糕透了。不仅被踢出轮回骑士团,还被驱逐出这个国家。

周泽楷一直觉得他的父王太仁慈了,是治不好一个国家的。看看现在的轮回被他糟蹋成什么样?畏畏缩缩的,不敢去攻打任何一个国家,本来属于轮回的领土也被别的国家掠夺掉。

等周泽楷接手后,轮回一改以前的模样,可以说是把轮回逐渐恢复成了大国。当然,江波涛的功劳不可没。逐渐的,周泽楷内心只相信这个带着干净笑意的骑士长。

方明华敲门进来时,果然看见周泽楷那一大圈的黑眼圈,估计又是几天几夜没睡了。桌子上还有一大沓没有看完的资料。方明华叹口气,问:“陛下,您该找个人帮你处理这些的。”

“不需要。”周泽楷吐出来这三个字。

方明华再也没说什么,说了一句“是。”便退了出去。
都说了,只相信那个骗子。周泽楷放下手中的资料,走到窗前。看向花园,好像模模糊糊地又看见了那个人。



2.
“小周!”

周泽楷还在看资料,着实被这一声吼吓了一跳。这么喊他的也没有谁了,转头一看,毫无悬念就是捧着一堆书本的江波涛。

周泽楷无奈地叹口气,将他手中的书本接过。拿起几本随意翻了翻。

江波涛挠挠头,笑着对周泽楷说:“对不起啊小周,我从小一直沉迷练剑也没怎么读过书,只好拜托了藏书室的管理员给你找来了这些书,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周泽楷将书放在一旁,对江波涛点点头“谢谢江,很有用。”

江波涛刚想得意一下,就听见周泽楷说:“下次别找了。”

江波涛愣了一下,说了声“是!”便失落地退了下去。

待江波涛走后,周泽楷重新翻了翻手中的书本,不知道看出了什么,看着封面微微皱眉。他越来越看不透江波涛这个人了。

江波涛的剑法在轮回国几乎无人能敌,毫无疑问是一把很好的杀人利器。但是按照轮回骑士团的做法,能当上骑士长绝对不是因为他的剑法无人能敌。这些书,绝对不是图书馆的管理员找给他的。他从小就喜欢泡在书海,藏书室的每本书他几乎都看过。可以说这几本书不是里面的,那么这几本书江波涛是从哪里弄来的?

江波涛这个人,不简单。

周泽楷望向窗外,花园里的江波涛红着脸在跟女仆交谈着。他手中还拿着一捧花。

周泽楷看着那许久,直到江波涛走了,他才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3.
“江。”周泽楷擦了把汗,躲开江波涛差点刺中他的剑,提议道“休息下?”

“好的小周。”江波涛将天链收回来,插入剑柄中。拿过一旁的毛巾,狠狠地给自己擦了把脸。

周泽楷递给他一杯水,江波涛接过道了声谢,“咕咚咕咚”干掉了半瓶,末了还小声地打了个嗝。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有些出神,江波涛注意到周泽楷一直望着他,疑惑的问:“小周?我脸上有东西吗?”

周泽楷摇摇头。

“江,你是什么人?”

江波涛“啊?”了一声。接着有些不自然地笑道“我还能是什么人啊,我当然是要一直守护在小周身边的人啊。”

周泽楷抿抿唇,开口道:“江,欺君之罪,你是知道的。”

江波涛僵了一下,跟周泽楷打了个哈哈便以训练骑士团为借口匆匆告辞了。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离去的背影,捏紧了拳头,连指甲陷进去掐出了血来也没觉得痛。

我说过的,江你不适合撒谎。周泽楷心道。

周泽楷缓缓地松开拳头,看了看通红的手心,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我希望你不会跟他们一样,江。



4.
点开,国王吃骑士


5.
“......江?”

江波涛被吓了一跳,手中的资料也撒了一地。转过身是周泽楷满脸不置信的看着他。

“小....陛下,在下......”江波涛有些语无伦次。

他该说什么?就算解释了也不会被相信的吧?毕竟......在周泽楷眼里,他江波涛是个口口声声程诺要守护周泽楷一辈子但是却连真话都不愿意说出来的人。

江波涛,你真的不适合撒谎。

周泽楷直视着江波涛的眼睛,好像要看出一些什么。

“江,为我攻打别的国家吧。”周泽楷突然开口说道。

江波涛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单膝跪地。

“The knight commander, my Lord.”



6.
周泽楷觉得自己就像化为孤岛的鲸,
而江波涛就是“那一天,你来了。”



7.
“就算欺骗整个世界,在下也不会欺骗陛下。”这是那天练剑完之后,江波涛给周泽楷的答复。

我知道,一直知道。周泽楷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

江波涛那双亮亮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8.
“你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你知道的,你这样做的后果。”

“我知道。”

“每一世都这样,值得吗?”

“值得。”

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每一世护他平安。



9.
“陛下!前线传来....说....说.....”杜明垂着头,不敢直视周泽楷的眼睛。

“说什么。”周泽楷皱紧眉头。

“战争打赢了!可是......”

“可是什么?”周泽楷第一次痛恨有人把话说到一半。

年轻的将士有些受不了了,吧嗒眼泪就下来了。

周泽楷感觉有些不安,随口问道:“江呢?”

“江骑士长,为了保护我们牺牲了......”看见杜明说不下去了,吴启开口道。

下面的孙翔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泽楷,周泽楷没有哭,感觉连一丝悲伤也没有,或者说他根本没感觉。孙翔突然为江波涛感到不愤,干嘛要为这种王帝效忠呢?连听见江波涛的死讯都没有一丝反应的人!吕泊远注意到孙翔捏紧了拳头,双眼通红的看着周泽楷,吓了一跳。赶紧握住了孙翔的手腕,小声说:“翔翔,不可以。”孙翔扭过头去,不让自己的眼泪被别人看见。

许久过后,周泽楷哑着嗓子说:“你们退下去吧。”

方明华赶紧赶着那群人下去,临走前方明华回头望了一眼。

陛下太冷静了,冷静到.....有些让人不安。

周泽楷看着空空的殿堂,以往这个时候江总要端下午茶过来给他,今天没有。

没有下午茶的香气,没有江在他耳旁分析敌军的声音,也没有江这个人。

都没有了。

周泽楷觉得脸上有些湿润,用手指抹了一下,是泪水。

他多久没哭过了,这次哭竟然是因为一个骗子。

江波涛,你犯了欺君之罪你知不知道?

水江

#是突如其来的脑洞!
#是FREE的设定!
#我永远爱真遥和周江!
#ooc预警!
#是校园paro
#江柠是纯情写手没有驾照

“小周,该去社团了哟?”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教室门后冒出来,等周泽楷收拾东西,眼珠子转来转去,打量着班上的人。大家都各忙各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少年。

这时候周泽楷收拾好东西走了出来,对着人说:“走吧。”然后看了看周围,没有另一个人,对着他问:“方?”

“明华去叫小明和翔翔啦,鉴于他们上次迟到太久了。”江波涛边走变跟周泽楷说。

周泽楷点点头。

“对啦小周,这次的联合比赛你报什么呢?”

“仰泳100,江呢?”

“我当然还是自由泳100米和200米啦。话说小周,这次报混合接力吗?”江波涛扭头看向人。

“看他们吧。想跟江一起游。”周泽楷扬起笑容看着江波涛。

“最喜欢游泳和小江。”

“小周你突然说什么啊...”江波涛扭过头,没有注意到脸蛋和耳根红了。

周泽楷望了望手表,对着江波涛说:“江,再磨蹭要迟到了?”江波涛望了一眼手表,拉起周泽楷就跑,嘴里嚷着再不快点就要被明华骂了。周泽楷噗呲一下就笑了出声。江波涛瞪他,喊着“小周你还笑等着被明华骂啊!”

结果还是被骂了。

“你们两个!啊?我去找翔翔和小明没迟到,你们倒好!一没监督你们你俩就迟到!知不知道快大赛了!”方明华看着连泳裤都没换上的两人就是一阵数落,孙翔和杜明在旁边偷笑。

数落了大概有五分钟吧,方明华一挥手,“罢了罢了,快大赛了你俩赶紧去换衣服过来训练!”然后江波涛和周泽楷一溜烟就跑进了更衣室。

周泽楷脱下校服,露出完美的腹肌和人鱼线,江波涛眨眨眼,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下来。周泽楷听见拍照声扭过头,看见江波涛举着手机,皱着眉说:“江?”

“小周你肌肉真是太好看了!!!拍下来每天舔一舔嘛,又不外发。”江波涛将手机塞进书包,然后“啪”地关上柜子门。

周泽楷一言不发走到江波涛面前,江波涛往旁边缩了缩,试图推开周泽楷,“小周你干什么啊哈哈赶紧去训练了。。。”周泽楷捉住江波涛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腹肌上,给他摸了几把。

“小周你???”江波涛懵了。

“江可以摸。”周泽楷亲了亲江波涛的嘴角。

“砰!”脸都红透了。周泽楷笑了一下,心情愉悦地把泳帽带上,自家男朋友哪方面都好,很外向的一个人,偏偏谈恋爱太害羞太纯情了。

方明华在外面吼“你俩快点!”

江波涛慌乱地应了一声“是!”推了一把周泽楷嘟囔了一句“小周快走啦明华要骂人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拉着江波涛走了出去。

孙翔和杜明已经游了几圈了,在岸上微微的喘气休息着。看见他俩拉着手出来的,“啧啧啧”了好几声。江波涛红着脸将周泽楷的手甩开,开始做准备运动。周泽楷看着空空的手,瞅了一眼孙翔,吓的孙翔直接又跳进水了里。

江波涛做好准备运动后,带好泳镜,站上跳水台,曲膝,跳下。周泽楷看着溅起的水花,江波涛宛如一条灵活的美人鱼在水里肆意地玩乐着。

美人鱼到岸了,周泽楷伸出手,将江波涛拉了上来。

“小江你又创新了记录哦。”方明华看着手中的计时器说到。

杜明坐在泳池边用脚踢着水,说“江前辈好厉害诶,又刷新了记录。”

江波涛甩甩头发,笑着对杜明说:“没什么啦,小明你也可以的。”孙翔趴在岸边嚷嚷“江前辈我跟您比一场吧!”

江波涛看着已经跳下水的周泽楷,笑着对孙翔说:“翔翔你可以跟小周比。”

周泽楷“......”

“可以吗周前辈!”孙翔睁大眼睛看着周泽楷,仿佛还怕不够陈恳,指着自己的眼睛说“周前辈你看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方锐教你的?”周泽楷看着孙翔问。

“没有啊就是经常看见方前辈这样做而已,所以周前辈跟我比一场吧!”

“不要。”说完这句话周泽楷就游走了。

“周前辈小气...是怕我超过他吧。”孙翔嘟囔地说着。

“小周的划水速度又快了。”江波涛看着在水里游着仰泳的人说。

“嗯,快了不止一个层次。”方明华点点头,“大家的训练计划都得改改了。”

“诶!别啊方前辈!周前辈进步了我们没有啊!训练表太变态了现在!”杜明嚷嚷。

“就是因为你们训练太简单了所以才没什么进步!你看看人家小周,小明啊你长点心吧。”方明华点了点他脑袋说。

杜明吐吐舌头,带上泳镜继续游。

周泽楷已经游回来了,摘下泳镜,拿过江波涛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把脸。将毛巾递给江波涛后,看着江波涛问“江,今晚可以在你家睡?”

“小周你今晚在我家睡啊?没问题啊,父母都出去了我还愁无聊呢,反正明天周末应该没关系,那小周你今晚跟叔叔阿姨说一声哦。”
“好。”周泽楷对着江波涛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江波涛觉得周泽楷的笑容让他感觉有点冷,阴森森的。

——————时间分割线——————

“星期一就是大赛了,大家这个周末好好休息,别太累啊。”方明华站在他们面前说。
众人点点头。

“那么再报一下赛程,小江是自由泳100米,200米,小周是仰泳一百米,小明是蛙泳100米,翔翔是蝶泳一百米,然后就是混合接力,没有问题吧?”方明华问。

“没有!”

“那好,回家吧!”

四个人一溜烟就跑去换泳衣拿书包走人了。
跟孙翔杜明道别后,江波涛扭头问“小周晚上想吃什么?去超市买菜。”周泽楷摇摇头,指了指自己书包,“妈妈今天中午做了便当,你和我的都有。”

“哇真是太感谢了!诶你中午已经跟阿姨说了来我家睡了啊?”江波涛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后问。

“嗯。”周泽楷走进门,把鞋子脱掉,江波涛拿了一双黑色有着企鹅图案的拖鞋给周泽楷穿,“家里只有这一双小周你是穿得下了,将就一下可以吗?”周泽楷摇摇头,表示没问题。

——————完——————
不好意思我写不下去了我想直接放车

我也想吃软嫩嫩的江江

假的七夕贺文

#不是我写的,帮人代发
#原作者 @霜雪霁寒
#是七夕贺文

我是一只猫,很不起眼的一只小猫。
我每天就行走在城市里,寻找着别人丢弃的食物来填饱肚子,并以此为生。
说到这里,还真是羡慕那些有好的主人,整天躺在地毯上享受主人爱抚的猫呢。
但,也许我也有我自己的幸运吧。
是一个下雨天,我想找个地方躲雨,正巧附近有一个公交车站,虽然猫以灵敏著称,当我跑过去时身上的猫还是淋湿了点,不过这没什么,这么热的天气,毛很快就会干的。
就当洗个澡吧。
“泽楷,你看这里有一只小猫哦。”
我抖了抖身上的毛,站起身来,仰头看着那个因为发现我而惊喜的人。
“泽楷,你看它好聪明啊,它在看我。”
声音很温和,大概会是一个好人,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兴趣,打算重新趴下来睡会。
他蹲下身,距离我立刻近了不少,伸出指尖想要来逗我,又怕被咬伤,收了回去。
人类对我们这些带着不少病菌的生物,还是有些害怕的。
我拿爪子扒拉了一下他的鞋尖,再次仰起头看他,近距离的看发现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眼睛晶亮亮的,带着少年意气。
“泽楷,训练室里能养猫吗?”他扭头向身后那人撒娇,“这只猫好可爱。”
那被他称作泽楷的人坚决的摇了摇头:“训练室不能。”
他瞬间就泄气了:“诶那怎么办,我还没在这里买到房子,就算买了房子也不好养的啊。”
“泽楷”思考了一会:“不如……放我家吧,我妈会照顾它。”
“不行不行,这样太麻烦小周了。”
他又叫那人“小周”了,这样看来,周似乎是那个人的姓氏,他应该是叫……周泽楷?
不过,他长的真好看。
“诶,雨停了,小周我们回去吧。”
他恋恋不舍的摸了摸我的头:“喏,下次再见到你的话,一定会带你回去的。”
偌大的城市,相遇一次已是幸运,想要相遇第二次,又如何艰难。
又在这座城市里游荡了一年,我依然没有成为被主人收留的宠物猫,也没有成为流浪猫中的老大,生活还是像以前一样艰难。
“阿楷阿楷,这里的奶茶超好喝的,喏,那个是限量的黑糖,可惜这一批已经卖完了,我们一会再来看吧。”
熟悉的声音,猫的记忆也很不错。
我带着期待的心情绕过那个拐角,进入商场内部,果然又见到了他,他依然和周泽楷同行。
这里是商场,我不可能进来太久,用最快的速度蹿到他脚下,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希望引起他的注意,他果然又看到了我,有些惊讶:“诶,这只猫我好像见过哦。”
“是去年那只。”周泽楷倒是想起来了。
“这样啊……好像上次说过再见到它就要收留它的,要不要收留呢?”
商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发现了我,要来驱赶我了,轻轻的又叫了一声,我转过身,向着门口飞奔而去。
为什么还会进来找他呢,是对他上一次的承诺还抱有希望吗?
不死心的又在商场门口徘徊,再一次的看到了他。
“把它带回去吧。”是周泽楷说的。
于是我被接到了周泽楷家里,同时也知道了我见过两次的少年叫江波涛,说实话宠物猫也并不好做,爪子要剪掉,毛发要理好,还要打疫苗。不过比起之前的生活,的确是要好多了。
期间我数次被带到他们就职的轮回俱乐部,每次都遭到惨无人道的撸毛,战队成员跟八辈子没见过猫一样【猫的悲愤】
当然最近不止是撸毛了,我还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战队新来的成员叫孙翔,是一个黄毛、特高的小伙子,小伙子有点傻fufu的,但最近他也在跟我嘀咕一件事情【这小子有对着猫说话的习惯,是把我当树洞了。】
“我跟你说我觉得我们队长和副队的关系有点不正常队长对副队那么好诶好像不对副队对队长也挺好的,还有还有,我上次留下来训练,去茶水间拿六个核桃的时候,居然看到队长把副队压在墙上,胖达胖达,你说我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了。”
你才发现啊,我已经忍受了三年的狗粮摧残了。
【默默的捂住猫眼】